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科技书籍医学书籍《中医病案学》(张笑平)
温流

文档

2423

关注

0

好评

0
PDF

《中医病案学》(张笑平)

阅读 622 下载 0 大小 9.79M 总页数 143 页 2023-04-19 分享
价格:¥ 10.00
下载文档
/ 143
全屏查看
《中医病案学》(张笑平)
还有 143 页未读 ,您可以 继续阅读 或 下载文档
1、本文档共计 143 页,下载后文档不带www.pdfdz.com水印,支持完整阅读内容。
2、古籍基本都为PDF扫描版,所以文档不支持编辑功能,即不支持文档内文字的复制粘贴。
3、当您付费下载文档后,您只拥有了使用权限,并不意味着购买了版权,文档只能用于自身使用,不得用于其他商业用途(如 [转卖]进行直接盈利或[编辑后售卖]进行间接盈利)。
4、本站所有内容均由合作方或网友上传,本站不对文档的完整性、权威性及其观点立场正确性做任何保证或承诺!文档内容仅供研究参考,付费前请自行鉴别。
5、如文档内容存在违规,或者侵犯商业秘密、侵犯著作权等,请点击“违规举报”。
王序清代医家周澈之有言:“宋后医书,唯案好看,不似注释古医书之多穿凿也,每家医案中,必各有一生最得力处,细心遍读,是能萃众家之所长矣。”余少时服其说,研读叶天士、吴鞠通、王孟英、王旭高、张聿背诸家之案,从中探索前人辨证立方之技巧,以拓展自身临床诊治之思路,获益良多。然前人治案,虽记录临证过程,但也不无流弊,概而言之,约有数端:或研辞塚句,讲求词华,而阐述病证机理则不足;或则蓝于搜罗,以多为贵,以博为能,终至如徐灵胎所谓之记帐簿式者;或则侈言治验,讳言己过,大言炎炎,犹若病者一经其手,所治种种流弊,不一而足。倘能如孙东宿所书治疟兼腰痛之案,前后七诊,病情之反复,病机之曲折,无不详载于案中,而医者全力以赴,颇费周折而终底获效的宝贵诊治经验,也就昭然于字里行间,这无疑最能给人以启发,可惜此类实事求是的佳案实不易觀,可见前人治案也多瑕瑜互见,尝有不能尽于人意者矣。今由张笑平教授主编的《中医病案学》一书,悉将中医病案学的起源、形成与发展、中医病案的撰写、整理、编塞、阅读、评析、讲解乃至管理等,遂一加以归纳与阐发,全面而又系统,蔚然而成一门新的学科。余尤欣赏各类病案选讲一章的编写方法,非但每类选案别寓深意,着重避选了诸多变案与误案,而且每案述评有的放矢,深中肯綮,或举成功之所以,或揭变通之奥妙,或穷失误之原委,无不因案而发之,其学验之丰,见解之灼,识力之精,又无不于此而窥见一斑!窃谓此书之问世,势必有助于指导初涉临床者学习和研究崩案,即便临证有年者,得此一书,也必将从中广受启迪,这对于发展中医学术理论实具极其深远的意义,是故而为之序也。一九九四年四月初于合肥前言著名的中医教育家张山雷曾指出:“医书论证,但纪其常,而兼症之纷淆,病源之递嬗,则万不能条分缕析,反致杂乱无章,唯医案则互随见症为转移,活泼无方,具有万变无穷之妙,俨如病人在侧,臀咳亲闻,所以多读医案绝胜于随侍名师而相与晤对一堂,上下议论,何快如之。”近代名医余听鸿也认为:“医书虽众,不出二义,经文、本草、经方为学术规矩之尔,经验、方案、笔记为灵悟变通之用,二者皆并传不朽。”可见学习和研究病案对中医工作者确具极其重要的作用,实是一门应当掌握的学问,更是一门必须研修的课程。然而,在创办中医院校历近40年之久的今天,却一直未能正式开设《中医病案学》这门课程,也未能编写出相应的教材与专著,成为有待填补的一大空白。1991年初,我院曾决定自编一套中医专科教材,经院教材建设委员会反复论证后认为《中医病案学》乃是亟待编写的一种教材,并确定由我主持该教材的编写工作,同时还对我所拟定的编写大纲进行了认真地审定,这便是本书的编写由来。为了使本书在自成系统的基础上更具实用价值,除了逐一阐发本学科应涉问题之外,并不惜拿出几乎占全书一半的篇幅强化“中医衡案的选讲”一章,督在使书中所讲的读案、评案的要点和方法更趋具休化,以使读者从中获取更多的教益。尽管我们曾一再强调书写中医病案务需进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颁发的《中医病案书写规范》进行,但因此类病案的篇幅甚大,加上见诸文献的中医粥案几乎多为传统式,从提高本书的容纳量计,所以书中所引病案也均为传统式,然切不可因此而引出不必要的误解,这是必须申明的一点。在选用具体病案方面,为了活跃思路,力避失误,所以我们尽可能地选用了较多的变案与误案,即便选用常案,也尽可能以其·点上具有某种启迪性为第一要义。至于常案与变案的区别,只是相对而言,并不存在绝对的区分标准。有关各案的述评,也只是勾其要害,点到为止,很多方面尚待读者进一步领悟和发挥。本书除由各位编者分工撰写之外,并由徐国经副教授审改有关病案阅读、评析及选讲中的外感病证类案等书稿,最后由本人逐一修改、审定而成。本书的编写曾得到我院院、系及教务处领导的重视和支持,并承蒙费开扬、王乐匋两位老前辈分别賜序,为此特一并致以由衷的感谢:限于学术水平,难免存在诸多不足之处,尚请广大读者不吝指正,以便今后修订提一九九四年四月于合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