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文学书籍国学经典《中国历代名著全译丛书 幼学故事琼林全译 修订版》程允升撰 叶光大译注
俯瞰风景

文档

193

关注

0

好评

0
PDF

《中国历代名著全译丛书 幼学故事琼林全译 修订版》程允升撰 叶光大译注

阅读 715 下载 0 大小 17.84M 总页数 338 页 2022-10-23 分享
价格:¥ 10.00
下载文档
/ 338
全屏查看
《中国历代名著全译丛书 幼学故事琼林全译 修订版》程允升撰 叶光大译注
还有 338 页未读 ,您可以 继续阅读 或 下载文档
1、本文档共计 338 页,下载后文档不带www.pdfdz.com水印,支持完整阅读内容。
2、古籍基本都为PDF扫描版,所以文档不支持编辑功能,即不支持文档内文字的复制粘贴。
3、当您付费下载文档后,您只拥有了使用权限,并不意味着购买了版权,文档只能用于自身使用,不得用于其他商业用途(如 [转卖]进行直接盈利或[编辑后售卖]进行间接盈利)。
4、本站所有内容均由合作方或网友上传,本站不对文档的完整性、权威性及其观点立场正确性做任何保证或承诺!文档内容仅供研究参考,付费前请自行鉴别。
5、如文档内容存在违规,或者侵犯商业秘密、侵犯著作权等,请点击“违规举报”。
《幼学故事琼林》原名《幼学须知》,为清代西昌程允升撰,后经雾阁邹圣脉增补,改名为今名,简称《幼学》。程允升籍贯及生平不详。雾阁即今福建龙岩市省连城县四堡乡雾阁村。邹圣脉,字宜彦,号梧冈,生于清康熙三十年(公元1691年)。自幼聪颖过人,才名遍于乡梓。早年也曾属意科举,但因恃才傲物,不屑八股之文,遂屡试不第。晚年以一介布衣,隐居乡里,耕读自娱,卒于乾隆二十六年(公元1761年)。其增补《幼学须知》即在他隐居乡里之时。由此可知《幼学故事琼林》成书迄今近三百年了。 《幼学故事琼林》一书广辑自然、社会、历史、伦理方面的知识和典故,分类成篇,编成骈语,使人读来上口,且易记忆,受到广大诵习者欢迎,流传极广,被人称为《对偶句典故辞典》,在旧时成为蒙童的必修读物,故坊间刻本极多。1916年上海鸿文书局在《重校新增幼学故事琼林序》中,这样写道∶“西昌程允升先生《幼学》一书,囊括古今,包罗巨细,诚儒林之圭璧,亦童蒙诵习之要本。雾阁邹梧冈先生取而增定之,由是乡塾流传,风行海内,莫不各置一册,私为枕秘。” 由于成书已近三百年,坊间相互转刻,从现在得到的几个版本来看,原文错漏不少,原书的夹注问题更多。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原书注释的典故出处不详。如“齐妇含冤三年不雨”。(见《天文》)原注仅标明“汉”。对这一历史故事,究竟发生在汉代何时,见于何书,读者不得而知。再如“释旄结袜,万年钦西伯之尊贤”。(见《朝廷》)原注仅标明见《韩非子》。《韩非子》一书共二十卷五十五篇,这个历史故事见于何卷何篇,读者亦难查到。上述两类情况是全书注释的通病。还有少数典故既未注明时代,更未注见何书,使读者更加茫然。如“韩魏公堂前有士,风流态度,得赠女奴”。(见《朋友宾主》)韩魏公何朝何代何许人也,此事又见于何书,原注均未说明。 第二,原文及其注释与史实不符。如∶“俗美化醇,尹翁归去思蜀郡”。(见《文臣》) 原注∶汉黄霸治颗川,龚遂治渤海,尹翁归治蜀郡,召信臣治南阳, 所居民富,所去见思,生有荣号,死有奉祀。 查《汉书·循吏传》∶“是故汉世良吏于是为盛,称中兴焉。若赵广汉、韩延寿、尹翁归、严延年、张敞之属皆称其位,然任刑罚或抵罪诛。王成、黄霸、朱邑、龚遂、郑弘、召信臣等,所居民富,所去见思,生有荣号,死见奉祀。”未说尹翁归治蜀,而所居民富,所去见思,生有荣号,死见奉祀者,也未提到尹翁归。再查《汉书·尹翁归传》,尹翁归为河东平阳人,汉宣帝时为东海太守,收黠吏豪民,案致其罪,东海大治。后人守右扶风,京师畏其威严,扶风大治。并未治过蜀郡。 “袜线之才,自谦才短”。(见《文事》) 原注∶唐韩昭祖为伪蜀礼部尚书,琴棋书算射法,悉皆涉猎不精。 李白曰∶韩八座之才,如拆袜线,无一长者。 按∶韩昭祖为唐末五代时人,仕蜀时李白已死去一百多年,何来李白曰?据北宋孙光宪《北梦琐言》载,说此话者为蜀朝士李台暇。 “墓志创于傅奕”。(见《疾病死丧》) 原注∶汉傅奕醉卧,知将死,起为墓志曰∶傅奕,青山白云人也,因 醉死,呜呼哀哉。 查傅奕非汉代人,实为隋末唐初人,晓天文地理,先仕隋,后入唐为太史令。《旧唐书·傅奕传》∶“常醉卧,蹶然起曰∶‘吾其死矣。’因自为墓志曰∶'傅奕,青山白云人也,因酒醉死,呜呼哀哉。'"说其首创墓志也不确,墓志最晚始于汉末。第三,原文与原注自相抵牾。如∶“张雎阳鼓烈气,握拳透爪”。(见《身体》) 原注∶《唐书》张雎阳恨贼,捱拳透爪。(东坡帖)张雎阳骂贼,啮 齿穿龈,颜平原死不忘君,握拳透爪。 查《旧唐书·张巡传》《新唐书·张巡传》皆载∶安禄山反,张巡起兵讨贼,每战必胜,至睢阳与太守许远共守城,被贼十余万人围攻,巡神气慷慨,每与贼战,大呼誓师,皆裂流血,牙齿皆碎。后城破为贼所执,巡大骂不止,贼将以刀剔巡口,视其齿存者不过三数,喷血而死。又宋苏轼《东坡题跋·偶书》云∶“张雎阳,生犹骂贼,嚼齿穿龈;颜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