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科技书籍农林牧渔《时间舞台上的物种进化生态学》陈蓉霞
korn

文档

442

关注

0

好评

0
PDF

《时间舞台上的物种进化生态学》陈蓉霞

阅读 880 下载 0 大小 2.46M 总页数 147 页 2022-10-28 分享
价格:¥ 10.00
下载文档
/ 147
全屏查看
《时间舞台上的物种进化生态学》陈蓉霞
还有 147 页未读 ,您可以 继续阅读 或 下载文档
1、本文档共计 147 页,下载后文档不带www.pdfdz.com水印,支持完整阅读内容。
2、古籍基本都为PDF扫描版,所以文档不支持编辑功能,即不支持文档内文字的复制粘贴。
3、当您付费下载文档后,您只拥有了使用权限,并不意味着购买了版权,文档只能用于自身使用,不得用于其他商业用途(如 [转卖]进行直接盈利或[编辑后售卖]进行间接盈利)。
4、本站所有内容均由合作方或网友上传,本站不对文档的完整性、权威性及其观点立场正确性做任何保证或承诺!文档内容仅供研究参考,付费前请自行鉴别。
5、如文档内容存在违规,或者侵犯商业秘密、侵犯著作权等,请点击“违规举报”。
我开始动手写作服下这本薄薄的小书之际,正逄初夏这一宜人的季节,一个雨后凉爽的下午。窗外清脆的鸟鸣声此起彼伏,树丛中还不时闪过小鸟那轻盈的声影。置身于这一片唧唧噎喳的。充满活力的欢闹声中,不由得令人倍感生命世界的美妙与亲切。小鸟栖息于树丛中,花朵在阳光下绽放。安详平和似乎是生命界的主旋律。然而,我们可曾知道,一棵小草的种子要苦苦等待多久,才能获得萌发的机会一头机敏可爱的小鹿若是没有它的天敌————狼,等待它的命运将会如何一棵大树若是没有蚕食它的昆虫,它会长得更好还是更糟为什么生物都有雌雄,而且雌雄的比例相近为什么衰老是所有生物挥之不去的阴影为什么医学上抗生素的品种在不断地更新换代?为什么要去保护一头大熊猫?难道仅仅因为它的越态可掬秋天的人行道边满是语桐树的落叶,而松柏为何一年四季都是郁郁感恩? 我们可以提出许多个这样的为什么,你或许还没来得及仔细去想这些问题,成许以为这些现象如同天上的繁星,地上的小河一样常见,以至令人熟视无睹。然而事实上,在上述每一个这样问题的背后,都能引发出深刻的思考以及严谨的理论,本书即围绕这些问题展开讨论,力图使你对生命的魅力有更多直接和深刻的感受。 环顾我们的四周。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 天竞自由。这是一个生气勃勃的大自然,其中的每一种生物都栖居于它独特的环境之中。难以想象虎落平原、北极熊来到赤道将会面临怎样的境地。研究生物与环境之间的关系就是生态学。这里的环境不仅是指物理环境,如温度、水分、风速、土壤的性质等,而且还包括周围所有生物体的影响。例如,一株小草就得想方设法比它周围的其他植物长得更高,以便捕捉到更多的阳光一只软弱无助的小鸡就得险时提防黄鼠狼的偷袭等等。对于这一特定的小草或是小鸡来说,其他植物或是黄鼠狼的存在,就组成了它所处环境的重要部分。有机体之间这种竞争、捕食成是寄生和的关系,正是生态学研究的重要内容。 生态学的最早研究可追溯至进化论的创立者,英国生物学家达尔文。他在《物种起源》中,曾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生物与生物之间这一错综复杂的关系。达尔文通过观察证实,三色堇和红三叶草的受精必须要有熊蜂作为媒介。一个地方熊蜂的数目与田鼠的数日很有关系。因为田鼠常会破坏蜂窝。而田鼠的数目又与猜的数目密切相关,这当然由于猫是鼠的天敌。于是,一个区域内猫的数目竟然可以决定该处花(三色堇和红三叶草)的茂盛程度! 达尔文说“我们常常从光明、愉快的方面去看白然界的外貌,我们常看到了极丰富的食物,而没有注意到在我们四周闲散歌唱的鸟类,大都取食昆虫或植物种子,因而不断地毁灭了生命我们忘记了这些真类和它们的卵或鞋鸟,亦常常被晕鸟或猛兽所残B噬并且也没有注意到食物在目前虽丰富,但并不是在每年的一切季节都是如此。”“这就是说。在自然界表面的莺歌燕舞现象背后,其实存在着严酷的生存斗争。一株植物年产1000颗种子,而平均仅有1颗种子可以长成,能在这场竞赛中获胜的个体,就得具备比别的个体更多的。哪怕是稍微多一点的优势。这种优势的积累就是生物界中触目替是的适应性状的出现。比如,蒲公英的种子具有美丽的聋毛,正是因为借助于这种苯毛。它才能传播到更远的。未经占据的地而上去,从而增加了生存率∶非洲人有着卷曲的头发,那是因为在烈日当头的赤道地区。卷曲蓬松的头发更有利于隔热;植物的叶子在茎上呈铺嵌式排列。犹如电影院里座位的排列.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据提光线.这些都是特定的适应性状.生物体能在刚烈的生存竞争中繁衍至今,离不开适应性状的存在。 生物界中的适应现象俯拾皆是,以致17世纪英国有一位博物学家兼神学家约翰·雷如此说道哪怕在一只照子身上也帮聚着上帝的智慧,这句话精辟至极。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一只头虱的话,就会发现在它的足上长有许多细小的钩子,恰好能牢牢地抓住人的头发,在达尔文之前,西方的神学家一直以为这种话应性状是设计的产物,试想,若不是出自于上帝的智慧,自然界又何以能产生这些奇妙的构造?反过来说,也正是自然界中存在的这些奇迹才无可解驳地证
返回顶部